夜歌手:吟唱街头,玩直播更“韵味”

  夜歌手:吟唱街头,玩直播更“韵味”

  他们让长沙夜经济增添文艺范,还有部分街头艺人“持证上岗”

夜歌手:吟唱街头,<a href=惠州新闻,玩直播更“韵味”" src="http://yifh.cn/uploads/allimg/200207/054431C36_0.jpg" />

  人物档案

  程超,外号“程眼镜”,24岁,在长沙五一广场站地铁口“出道”成为街头歌手已半年有余。

夜歌手:吟唱街头,玩直播更“韵味”

  12月,已进入深冬的长沙,街头上依然有街头艺人在演唱。

  街头歌手,无固定驻唱点,无固定听众,全凭路人心情打赏。穿着银钻灰色的短款羽绒服,灰白色牛仔裤,“程眼镜”人如其名地戴着一副透明大边框眼镜,在他们当晚的驻唱点——五一广场地铁站7号口旁来回地踱着步。

  这里说的他们,是指“程眼镜”所在的街头歌手组织“马路歌手天团”,团队“常驻人口”有四人:程眼镜、灯灯、帅帅、雷哥。

  12月19日晚7时许,实时气温5℃,在湿冷的长沙,人们体感温度更低,但五一广场仍然人来人往,“马路歌手天团”是为数不多的在这个时间点出场的街头艺人。

  ■文/三湘都市报·华声在线记者 叶竹 图/顾荣

  视频/王珏 何佳洁 衡山电视台 郭宇祥

  游戏主播客串“歌手”玩直播

  初识“程眼镜”的人,可能以为他戴眼镜是为了扮酷,然而他说,“真有近视”。

  藏在镜框背后的“程眼镜”有着双重身份。白天的他,是宅在长沙河西室内的一名网络游戏主播,工作六小时。晚上的他,是一名站在五一广场街头唱民谣的歌手,“玩耍”三四小时。

  一年多前,“程眼镜”被所在的网络直播公司从成都调到长沙。在熟悉了长沙的环境后,开始独自一人拖着音响,从河西来到五一广场唱歌。“我们现在的团队成员,原本是各自有各自的音响,各自唱各自的,半年前我们把所有人归拢到一起了。”

  现场演唱的时候,他们会把手机支起做网络直播,直播号就叫“马路歌手天团”。“程眼镜”说,“团队成员其实有七八个人,经常一块出来唱歌的只有四人,都有本职,涉及二手车买卖、健身等行业。来街头唱歌,不为赚钱,只是凭我们一腔爱好。”

  街头驻唱,难免会和城市管理工作人员“打交道”。两年多前,长沙开展了一项城市街头艺人的征选活动,是国内继上海、深圳后第三个对街头艺人表演进行规范化管理的试点城市。这个活动为最后选拔出来的几位艺人颁发了“许可证”,允许其在街头“工作”,不会被政府部门“劝归”。

  “程眼镜”有所耳闻,“能被政府准许在街头演唱的毕竟是极少数,我们也被城管赶过。我们还是很配合他们工作的,惠州新闻,毕竟他们是为我们生活的环境工作。”

  “长沙夜生活,让我来了不想走”

  地铁站口旁边就是一个美食城,不少外地来的游客端着长沙本土品牌奶茶或臭豆腐从里面走出来,其中有些不知道下一站去哪儿的人,就会凑过来听歌,或者直接请“天团”指路去附近另外的美食集中地。

  和大部分街头歌手一样,“马路歌手天团”身前摆着两个二维码,路人扫码支付三十元,便可使用音响、话筒,参与互动演唱。当晚,一位穿着白袄黑纱裙的“小姐姐”犹豫了一会儿后扫码,点了一首刘若英的《后来》。“程眼镜”回忆,在“马路歌手天团”网络直播时,让他印象深刻的,也是一位观众点了这首歌,“直接给我们刷了价值一千元的礼物。”

  “一晚上下来,平均每人能赚六七十元,最多一百多元,只够买杯水,打个车。”“程眼镜”透露,他了解的其他街头艺人中,一个月最多可以收到现场听众三四千元的“打赏”。

  “程眼镜”去过成都、杭州、深圳等城市,认为长沙的街头歌手相对而言水平更高。而且,对他而言,长沙的白天和夜晚相差很大,和别的城市很不一样,是一个让他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。

  “头一次来长沙时,根本没想到长沙的夜生活会这么丰富。五一广场夜晚商业很繁华,街边小店很晚都开着。解放西路到了凌晨一两点还堵车,这是我在别的城市从未见过的。待了一段时间以后,我感觉特别好,通过唱歌,认识了很多朋友,有共同的梦想和爱好。” “程眼镜”兴奋地说,他参加了长沙本土的一个歌手比赛,“我从百余号人中晋级了,再过段时间就总决赛,希望能获得好名次。”

  延伸观察

  持证上街

  街头艺术氛围更浓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